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地规则在突变,一切的规则领域也在那里释放着无声无息的规则的力量,在这些领域方面,谁都恐怕很难去做到什么的,也是很难去规避什么的,毕竟天地间的灵魂归属就那般安静的待在那里,谁都恐怕无法去考究的,也是谁都很难去做到无声无息的突兀的成就己身的,这才是绝对的灵魂归属,也才是真正的规则的突破,在这些领域中,绝对的规则就那般摆在那里,究竟每个人的感悟如何,这才是绝对的关键点,一切的规则的突破也将会是无声无息的,不是谁都可以去改变的,这才是灵魂的潜在的归属,大道的规则痕迹在那里释放着无限制的道韵,一丝丝的道韵的规则的领域在那里释放着,无法去真正的做到归属,同时也很难去做到规避的,这才是真正的道韵演变。

    “道可道,非常道……”麻姑仙子内心响起了劫祖帝辛念动的那无声无息的道德经,那是来自于老子的道,但是相对于而言麻姑仙子是绝对可以感悟的,或许从中可以借鉴到的真谛,这才是绝对的规则的突破,也才是真正的灵魂的演变。

    麻姑仙子的灵魂的驱动之力,已经开始对老子的道有了更加深刻的见解,同时也可以更加的明确的知晓大道的痕迹,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灵魂驱动之力,什么才是真正的可以规避的力量,这些都是谁也无法去研究清楚的,也是谁都未必可以去真正的规整的清晰的,这才是大道的痕迹,也才是绝对领域的演变,在这方面,没有谁可以去真正的做到大道永恒,甚至是没有谁可以去规避那种天地间的道韵的牵制,这才是真正的让人感到疯狂的,甚至是让人感到震撼的,这种灵魂的归属之力就摆在那里,谁都是无法去真正的领悟到的,但是麻姑仙子是大部分可以去窥视其中的真谛,但是也存在着诸多的漏洞和不解的地方,而现在她被困在其中的道痕就是绝对的规则的限制,也是真正的让人无法去做到规避的,天地间的灵魂的规则在这一刻释放出无声无息的力量,且这些灵魂的归属之力就摆在那里,谁都是未必可以去真正的演变的清晰,同时这些灵魂的力量也在这一刻突变,衍生出来诸多的规则的痕迹,麻姑仙子虽然可以窥视其中的道韵,但是真正完全的道韵也不见得就可以去真正的做到规避,这才是绝对的领域的演化,在这方面谁都是无法去做到那些的,也甚至是很难去规避那些的,天地间的灵魂一旦释放出去,那将会是无声无息的,甚至是在这些规则的演变中形成诸多的强有力的规则的突破,谁都是未必可以改变什么,也未必是可以真正的实现自有价值的升华,这种灵魂的升华就是对大道的感悟,麻姑仙子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真正的去感悟天道规则或许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这些时间就是大道的时间,是谁都未必可以去改变的,也是谁都未必可以去真正的领悟到的,这才是绝对的规则的演化,也才是真正的灵魂的延续,一切的领域规则都在这一刻将会被无限制的释放,谁都是无法去真正的做到规避也衍生出大道的底蕴的。

    麻姑仙子对于这些是有着一些领悟的,甚至是这些大道的规则的领域也就摆在那里,谁都未必可以去真正的实现自我的突破,这种灵魂的归属,也在这一刻释放出来无限制的力量,那种绝对的力量在那一刻快速的演化,同时也在那里极速的衍生,继而发散,这种灵魂的归属不是谁都可以去改变的,哪怕是麻姑仙子。

    当然在某些道坎上面,不是境界有多高,不是能力有多强,不是谁的感悟之力有多么的高深莫测,这些都不是的。真正关键的因素还摆在天地之间,不是谁都可以去规避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真正的演化出来真谛的,这才是绝对的规则演变,也才是真正的灵魂的归宿,一切的力量都在那里释放,这道坎不论大小,不分谁是谁非,究竟灵魂的归属在那里,一切的灵魂之力和道韵的结合又是什么,这一切或许真的是一种绝对的突破,一旦释放出无限制的力量,那么天地间的规则就会真正的释放出无限制的规则,这种规则需要的是瞬间的感悟,需要的是一种快速的伶俐的突变,谁都是很难去演变的清晰的,也是谁都恐怕很难去突兀的衍生出来其中的真谛的,这才是绝对的领域,谁都很难去拒绝的,也是谁都很难去演变的清晰的,这种灵魂的归属之中,一切的力量也都会在这一刻释放出无声无息的力量。

    “呼……道?”麻姑仙子很快不再去多说什么,反倒是整个人都处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去多说,也就是那般安静的看着天地间的规则,同时也就那般在安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谁都是很难去演化的清晰,也是很难去规避的清楚的,毕竟天地间的灵魂的归属一旦释放出去,谁都是很难去掌控的,那是无声无息的,也是绝对的让人无法去真正的潜在的沟通的,这才是真正的让人无法去消停的,毕竟天地间的规则就摆在那里,谁都恐怕很难去规避的,也是谁都恐怕很难去演化的清楚的。

    “灵魂的救赎……道韵的结合……规则之力,一切都在不言之中……”麻姑仙子依旧是自我的嘀咕着,她好似是有了一丝的感悟,整个的灵魂的触点也好似在那一刻开始释放出去,那就好似是真正的灵魂的规则,就那般安静的待在那里,谁都好似是无法去转变的,同时也好似是无法去真正的归属的。

    麻姑仙子此时此刻,好似是对天道也有了一丝的归属和感悟,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