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麻姑仙子的灵魂感知之力已经与封神界域完美的融合,但是现在她唯独欠缺的就是与天道融合的过程中,那一丝的灵魂之力无法于位阶之力做到百分百的融合,甚至是很难去规避那些灵魂的力量点,这就是最大的难点,也就是真正的让人无法去规避的力量,这是谁都不想去改变的,也甚至是很难去做到的,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很难去做到,甚至是很难去规避,就不去做,还是需要去感悟,甚至是必须去更加卖力的去感悟,唯独如此,才能够去做到绝对的提升,以及是灵魂力量的自我的突破,这点不是谁都可以去做到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真正的自我的蜕变和改变的,到时候一旦释放自我的价值的驱动,那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甚至是将会做到绝对的规则的突破的,到时候天地间的规则力量将天地间的力量完美的呈现出来,那就是绝对的规则的实现以及价值的真正的提升,这才是最佳的匹配,甚至是最佳的灵魂的触动点,这是谁都恐怕很难去做到的,也是谁都恐怕很难去演变的,灵魂的触动点时刻的释放着自我的那种灵魂与天道融合的力量,这种力量除非不能够完美的结合,一旦结合起来,麻姑仙子将会完成最佳的突变,甚至是可能去将这些突变点与整个的天道的轨迹进行完美的融合,到时候将会释放出自我的那种绝对的规则的痕迹,最后真正的做到完全的百分百的掌控位阶之力,这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

    麻姑仙子现在唯独就困在了位阶之力的掌控之上,一切都基本上完成了逆转,一切也都好似真正的实现了自我的那种驱逐,或许天地间的规则到时候释放出来绝对的力量的时候,那天地间的灵魂力量或许就真的难以去做到抉择,甚至是很难去规避这些,这都是很值得去考究的,毕竟这才是绝对的灵魂触动,也甚至是很难去做到规避这些的,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谁都可以去改变的,也都不是谁都可以去真正的演化出来规则的痕迹的,当然灵魂的触动点不是谁都可以去改变的,也都不是谁都能可以去真正的做到价值的提升的。

    麻姑仙子整个人现在被天地间的规则的雾气所笼罩,那是来自于灵魂的触动点,这点是她与封神界域的规则开始融合产生的变异的规则,同时这种规则的力量就在那里完美的释放出去,将整个的灵魂的规则的力量完美的呈现,这才是真正的演变的力量,同时也是真正的规则的驱动,谁都恐怕很难去做到规避的,同时也是很难去做到真正的演变的,这才是绝对的规则力量,同时也是真正的灵魂的驱动之力,是谁都未必能够做到这些的,也甚至是很难去规避到这些的。

    “天道的融合点,位阶之力的契合点,这些都终究很难去做到掌控,这究竟是什么?这其中的规则的变化到底是什么,这其中到底是隐藏着怎样的规则的痕迹?终究是什么才能够去做到的,这里面的到底到底牵扯着多少的规则的变化?谁才是真正的灵魂触动点,谁才是绝对的规则的价值提升点?这到底是什么?谁才能够去做到这些?”劫祖帝辛此时此刻深深的吸口气,他没再去多说什么,也没再去多纠结什么,对于这些灵魂的触动点就摆在那里,谁都恐怕很难去做到规避,也很难去做到衍生出来的真谛,以及灵魂的触动点,在这些灵魂的提升中,有些力量的演变会做到这些绝对的规则的延伸。

    麻姑仙子其实现在自我也陷入了一种调节的状态,也在那里进行着自我的那种调整,整个的力量在那里开始释放,就好似天地间的规则在那里开始整合,这就是绝对的灵魂的演变,同时这才是真正的演化,谁都是很难去规避的,也都是很难去做到演化的,在这其中的道理谁都是说不清楚的,也都是很难去规避到极限的,这些力量的演变在其中有着诸多的隐蔽点,这些谁都是很难去掌控到位的,同时也是很难去做到潜移默化的驱逐的,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灵魂的归属。

    “究竟什么才是吾之道?什么才是吾之触及到的规则点?到底如何才能够去做到真正的平衡以及完美的融合?”麻姑仙子坐在那里,整个人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但是灵魂的触动点确实极其的相似,同时也是很难有着一些触动,谁都是很难去规避的,也是很难去演化的,同时这种灵魂的演变究竟会达到一种怎么样的焦点,这都是很难去规避的,同时也是很难去做到演变的,到底如何才能够去做到绝对的演变,这其中的道理还是很难去做到这些的,也是很难去改变这些的,究竟下一步该如何去规避这些,都是很难去说得清楚的,到底究竟如何才能够去做到那些,究竟如何才能够去真正的做到规避什么,都是很难去说得清楚,也是很难去演变的清楚的,这就是真正的灵魂的归属值,在这其中的道理谁都是很清楚的,倒是麻姑仙子很难去将这几点融合在一起,她现在很难去跨出这一步,甚至是很难去将这一点整个的融合到封神界域的位阶之力的匹配上面,这就是真正的融合点的归属,同时也是绝对的灵魂力量的演变,到底如何才能够去做到这些,到底如何才能够去真正的做到这些,这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谁才是这方面的关键点,谁才是这方面的融合的规则的突破点,在这方面如何才能够去做到这些,这都是很难去规避的,不是谁去演变的,也不是谁能够去做到的。

    “哪一个契合点才是真正的融合点?”麻姑仙子此时此刻自我的嘀咕着,她虽然很淡定,但是无法去融合这些,她还是有些纠结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