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劫祖帝辛此时此刻看着元凰,他如何不清楚元凰喊他是为了什么?也如何不清楚元凰到底想好去表达什么的,毕竟天地间的灵魂规则一旦释放出来,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甚至是在这方面的力量将会实现自我的那种放逐,谁都是恐怕很难去规避的,也甚至是很难去演化的清楚的,同时在这一点上,天地间的灵魂的属性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甚至是在这种规则的自我的突破点上,谁都是无法去做到力度的掌控,甚至是无法去做到这个绝对值的一种突破,在这方面很难去做到什么的,毕竟天地间规则的力量驱动就摆在面前,这种绝对的规则限制了灵魂的施展,同时绝对值的那种规则的演化也同时摆在那里,谁都是无法去改变的,甚至是无法去做到绝对领域的那种自我的施展和突破的。

    “无碍,稍安勿躁,等待。”劫祖帝辛看着元凰那紧张的表情,继而深深的吸口气,他没再去多说什么,就那般安静的看着她们,对于她们而言这些事情就是真正的规则的突破点,甚至是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突出点的,劫祖帝辛很清楚元凰她们几女的心思,也明白她们对于麻姑仙子的担心,但是担心归担心,有些事情是真的无法去做到的。

    劫祖帝辛其实也是担心的,但是更多的是想去如何的规避这些灵魂的力量,同时这种规则的灵魂驱动,有着诸多的隐患在其中,但是这种力量不是谁都可以去掌控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规避的,这种力量是绝对的延伸,同时这种规则的突破点,也是绝对的灵魂的突破点,谁都是无法去隐喻的匹敌的,所以谁都帮不了麻姑仙子,但是麻姑仙子这种心态,实在是诡异的很,同时这种灵魂的驱动就摆在那里,这才是绝对的规则,同时有着诸多的灵魂突破点,这种心态的灵魂驱动就摆在面前,在这种灵魂的力量有着诸多的隐患在其中,不是谁都可以去掌控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规避的这种风险的系数,哪怕是劫祖帝辛也是无法去做到的,当然劫祖帝辛还是寄希望于麻姑仙子自身,因为麻姑仙子的心态和整个的灵魂的驱动绝对不是普通人就可以去做到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真正可以去匹敌的,谁都是恐怕无法去做到这些,同时也是无法去规避这些的,这才是灵魂的触动点,也才是真正的规则的触动点,这种触动点的地位和规则的突破点就摆在那里,谁都是很难去做到这种情况的延续和一些绝对的规则的突破。

    “臣妾明白。”元凰闻言她顿时清楚了这其中的内幕,也明白了这其中的规则的突破,谁都恐怕很难去规避这些,也是很难去延伸到这些的,毕竟规则的力量就摆在面前,谁都是很难去做到无法自拔的那种绝对的灵魂力量的突破点,这种灵魂力量的突破值就摆在面前,这种绝对的力量一旦去释放出去,那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甚至是无法去收回的,元凰很难去明白这些,毕竟天地规则的力量就摆在面前,这种绝对的规则限制着灵魂的突破点,一旦释放出去,都会无穷无尽的,甚至是无法去休止的突破,一点点的释放,同时真正的归属到一种极限值,这种极限谁都是无法去演变出来的,同时也很难去做到规避这种风险的领域。

    其余众女也都看着劫祖帝辛,她们也都很清楚劫祖帝辛话中的简单意思和其中的韵味,知道这里面存在着的某些潜在的问题和疑虑,这就是真正的规则所在,也就是绝对的灵魂属性,毕竟天地间的规则力量就摆在那里,谁都是很清楚的,一旦释放出无限制的规则突破,那么天地间的灵魂触点就会实现自有价值的突破。

    众女此时此刻都凝神屏息,一个个没再去多说什么,她们很清楚有些事情是可行的,有些事情是不可行的,但是无论是可行还是不可行,都需要去努力的推动这番天地间的规则力量,如此方能够去实现自我,突破自我,甚至是将天地间的灵魂的规则一股脑的释放出去,同时这种灵魂的驱动点一旦释放出去。

    众女感悟到这番天地间的规则,以及封神界域中灵魂的触动点,但是有些事情她们瞧见了,整个的灵魂也受到触动,她们都有了一丝悸动,总觉得这里面或许会存在某些问题的,或者是这些问题就是本身存在于天地间的规则之中,是谁都很难去规避的,也是很难去衍生出去的,毕竟天地间的规则力量一旦释放,那就注定有些事情是很难去规避的,也是很难去演化出去的,天地间的灵魂也在这一刻释放出去无限制的规则,同时这种灵魂的力量是谁都很难去规避的。

    不过她们也不敢去多说什么,只是内心中产生了一丝悸动,对于她们而言,有些事情就真的很难去规避了,也甚至是很难去演化的清楚,她们不知道接下来要是轮到她们自己的话,那对于她们自己是不是也会产生诸多的隐患存在的,这就有些麻烦了,甚至是这些麻烦就会真的引起诸多的规则的突变的。

    其实她们都很清楚的,要是她们也遇到麻姑仙子这种坎,到时候有些事情就真的很难去规避了,也甚至是很难去演化的清楚了,毕竟天地间的规则突变,谁都是很难去改变的了什么的,有些事情也是很难去归属的,同时这就是绝对的灵魂力量在展现出去。天地灵魂的突破,就摆在那里,谁都是无法去衍生出来绝对的灵魂的真谛的,封神界域的力量一旦实现绝对的规则,那么谁都是很难去演化的清楚的,毕竟这才是真正的规则,也才是真正的灵魂的展现,那时候谁都是无法去做到那些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