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麻姑仙子究竟能做到什么,这点谁都是不清楚的,也是很难去搞清楚的,毕竟天地间的规则一旦释放,那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甚至是连规则都恐怕很难去演化的清楚,毕竟天地间的灵魂就摆在那里,不管是谁都未必能够做到更加的真切,麻姑仙子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感悟透彻,其实说白了就是让这番天地间在此地真正的释放出去,谁都未必能够去做到那些,甚至是即便是做到了那些,也未必就真的可以去规避那些,真正的风险管控就摆在那里,有些事情就真的可以去规避这些,同时这才是需要规避的风险。

    当然对于天地间的灵魂的力量,谁都未必可以去改变的了什么,也未必就真的就可以去演化的了什么的,这才是规则的力量,同时规则一旦释放,谁都未必可以去真正的演化出去,天地间的灵魂就真正的摆放在那里,谁都是真正的灵魂的归属,在这方面一旦天地间的规则被搅动,那么麻姑仙子或许真的就无法去归属,甚至是很难去规避这些,同时整个的灵魂的力量也将释放出来无声无息的规则,到时候劫祖帝辛都无能为力,只能够施展大法力助其能够去突破自我,甚至是真正的成就自我,这才是绝对的关键因素,而在这方面成就的力量,谁都未必可以去真正的可以实现自我的那种归属。

    “天地间的规则就摆在那里,一切的归属也将会释放出无限制的规则,麻姑静下心来去细细的品味,即便是无法感知到天地间规则的流动,无法去窥探到真正的位阶之力的痕迹,那么一切也都是真正的可以去规避的这些风险,天地间的灵魂的波动也将会是释放出来无限制的灵魂的潜移默化的力量,谁都未必可以真正的去体现自我的那种价值的驱动力,在这方面,谁都未必可以去真正的演化出来,有些事情或许真的是很难去规避的,同时有些事情也不需要去刻意的感悟,同时也不需要去刻意的提升己身,如此才能够真正的驾驭己身,甚至是可以去真正的规避天地间的痕迹,这才是绝对的规则之力……”劫祖帝辛淡淡的看着麻姑仙子,就那般安静的看着,谁都没有去说,这就是真正的灵魂的归属,劫祖帝辛就那般安静的看着,几乎什么话都没有去多说,这种灵魂的归属中潜移默化的存在着诸多的归属,这种绝对的归属就是明显的摆在那里,是谁都未必可以去做到。

    麻姑仙子此时此刻就那般安静的坐在那里,她什么话都没有去说,什么事情也都没有去做,就那般安静的看着,对于劫祖帝辛而言,有些事情真心的让人感到疯狂,甚至是可以说是绝对的疯狂,在这其中的演变中,不管是否可以去规避那些风险的参数,唯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天地间的灵魂波动就是摆在那里,一定是可以去规避的,也一定是可以去角逐的,在这种角度的潜移默化的指数上,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