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切顺其自然方为正道,天地间的规则就明显的摆在那里,是谁都无法去真正的解开,唯独自我的考究,与天道同源,真正的领悟天地规则,方可突破天地间的界限,方可去实现自我的那种规则的殊途,而吾之殊途在哪里?”麻姑仙子此时此刻不由得深深的感慨万千,他很难去领悟到天道的规则,元凰可以一个意念就可以搞定的天地规则,而麻姑仙子却需要无数的精力才能够去做到,这简直就是疯狂到了极限的,谁都恐怕很难去规避的,也都是很难去演变的,毕竟天地间的力量就摆在那里,是谁都未必能够去真正的演变,甚至是很难去规避,这种天道就是持续的规则的演变,不是谁都可以去真正窥探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真正的规整的,这才是天地间的真正的原则,在天地间的方位之间,不是谁都可以去改变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真正的实现自我的蜕变的,这才灵魂领域的真正的见证。

    “一切顺其自然,不需去强求,感悟大道,唯有心静,平心静气,一切方为大道同源。”麻姑仙子现在突兀的感到自己悟透了,她没再去纠结,因为先前她从来不纠结,对于一切她都是无所畏惧的,但是现在的她却突兀的发现,天地间的规则在这一刻释放出来无限制的力量,是谁都未必能够去真正的演化出来绝对的规则真谛,天地间的疯狂也就在这一刻释放出来,无声无息的力量就在这些天地间的力量中展现出来无双的规则,突破极限,升华规则,一切的源头都将会实现自我的那种归属,天地间的疯狂谁都是无法再去纠结这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可以归属的。

    “大道同源,规则同归,一切都是需要去窥探真谛,感悟大道,无需去想得太多,顺其自然方为正道。”麻姑仙子继续在自我的嘀咕着,她现在好似真的是领悟到了老子的无为之道,甚至是在这种无为之道上面得到了足够的升华,提升了自我的智慧,同时也甚至是将天地间的规则实现了绝对的突破,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灵魂的归属,在这方面或许没有谁能够去突破自我的极限,甚至是可以去提升自我的界限,真正的融会贯通,真正的实现自我的价值驱动,这才是真正的灵魂的归属。

    麻姑仙子自我的心态已经调整到了极限的领域,或许没有谁能够匹敌现在的麻姑仙子,她可以真正的做到归属,且是灵魂的那种归属,在这种绝对的领域归属之中,天地间的灵魂之力将会释放出来无限制的规则突破,在这方面一切的力量也都将释放出来无限制的规则,不管是谁都未必可以去真正的体会出天地间的灵魂的归属,不管如何都可能去体现出来绝对的价值,且麻姑仙子相信不管如何,也不管结果如何,她只需要去真正的融会贯通天地间的规则之力,那么一切的根源也都将在天地间释放,烙印下绝对的规则的感悟,凡事是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的,虽然她是想要去寻求那种绝对的十全十美,但是有些事情真的是需要时间的,也是需要绝对的规则的突破的,领悟天地间的力量,去真正的实现规则的突破,这或许就是绝对规则的实现,领域的力量演化也将会一点点的实现自我的归属,这种灵魂的力量谁都未必可以真正的去蜕变,也未必能够去真正的实现自我的修养,这才是极其关键的,也才是真正的让人感到疯狂的。

    劫祖帝辛就那般看着麻姑仙子,他总觉得此时此刻麻姑仙子的心态已经变了,且变得很是诡异,同时天地间的灵魂的归属也开始实现自我的那种绝对的救赎,是谁都未必能够去真正的融合贯通,究竟谁才是绝对的规则之力,且那种真正的灵魂大道就摆在面前,麻姑仙子暂时无法去真正的实现自我的蜕变,那么一切也都无需去考究的太多,但是天地间的灵魂在这里一点点的释放,那么谁都未必能够真正的去实现大道的变迁,也未必能够去真正的做到天地间的规则的一切的灵魂的演变。

    劫祖帝辛总觉得麻姑仙子是可以的,其实在劫祖帝辛看来或许麻姑仙子根本不可能被这种小道给掌控,甚至是她可以去很好的规避一切的灵魂的始源,但是现在看来,一切也都是很让人去疯狂的,同时也是很让人去纠结的,毕竟天地间的灵魂的属性一旦释放出去,那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甚至是在这种规则的点的突破上,天地间的规则究竟是如何,究竟如何才能够去很好的开启,这些都是无法去规整的,也都是无法去真正的领悟的,这些才是最为关键的因素的。

    劫祖帝辛的法则力量是摆在那里的,且那虚拟世界的法则也是劫祖帝辛设定的,当然更多的还是诸多的潜在的灵魂的演变,当然某个虚拟世界的界域的形成也是真的很多的规则的突破,但是现在的灵魂突破点就是真的很难去演化出来的,即便是劫祖帝辛也不能够去改变,当然这个对于麻姑仙子而言,或许是真的很难去规避的,毕竟天地间的灵魂归属在这里摆着,一旦释放出来无限制的规则,那么天地间的灵魂就释放出无限制的领域的,当然这才是绝对的演变的,同时一切的规则就是那种真正的灵魂的萃取,哪怕是劫祖帝辛真的想要去帮麻姑仙子,但是这道坎是真的很难去跨过去的,毕竟这些绝对的灵魂和规则就摆在那里,一旦真正的实现自有价值的突变,有些事情或许真的就不是那么简单明了了,甚至是很难去做到规避的,这才是真正的领域的提升。麻姑仙子现在最需要的是她自己从这道坎上绕过去,而不是依托于外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